专家失足滑下山找到“九死还魂草”

中国市场研究网www.hjbaogao.com.cn2018-02-18 16:04:46

卷柏(“九死还魂草”)
中华蹄盖蕨
普通凤丫蕨
搜山一年找到“还魂草”
中山植物园两专家带着放大镜在紫金山找到75种蕨类植物
带上放大镜,每天早出晚归,不放过任何一道沟渠……一年以来,南京中山植物园的孙起梦和刘兴剑将紫金山彻底搜了个遍,找到了75种蕨类植物。虽然南京人熟悉的中华水韭依然没有踪影,但是一次意外从山坡上滑下后,竟然首次记录到普通凤丫蕨,让两位专家兴奋不已。此外,还在紫金山地区新发现了姬蕨、对马耳蕨,宝华山瓦韦球腺种足蕨。
滑下山坡“撞上”凤丫蕨
从去年春天开始,孙起梦和刘兴剑就开始“搜山”,从蒋王庙到天文台,沿上下五旗到马群,足足坚持了一年。带着放大镜,每天早晨七点出发,一直到晚上七点才回到单位,山间每道沟渠都不放过。这次寻找,一共收获了75种蕨类植物,一些采集回来培养后,已经在植物园的实验地里存活。姬蕨、对马耳蕨,宝华山瓦韦球腺种足蕨是这次在紫金山地区新发现的。更让两位专家兴奋的是,找到了普通凤丫蕨和中华蹄盖蕨,“这两种植物是在江苏地区首次记录到。”
蕨类植物早在4亿年前就在地球上诞生,是世界上“年纪”最大的植物之一,利用孢子繁殖的它们,大多在潮湿的岩壁上、石缝中生存。因为“相貌平平”,如果没有专业知识,常常被误认为是“野草”。找到普通凤丫蕨源于一次意外。孙起梦告诉记者,有一天在山里的一个沟沟里采集,没站稳一下子就从山坡上滑了下来,倒在石堆上。孙起梦发现眼前的这种蕨类植物有点与众不同,就把它带了回来。“你看这是凤丫蕨,它叶片背面的孢子囊群是网状交替的。”孙起梦拿出两份标本,一份是普通凤丫蕨,一份是紫金山上非常普遍的凤丫蕨,表面上看起来两种植物真的一模一样,只有在放大镜下才看出一点区别。“要不是滑下来,距离它很近,肯定不会发现这个不一样。”
砖石上发现宝华山瓦韦
现代的蕨类植物,绝大多数都是矮小的草本植物,它们的生长环境很刁钻。孙起梦告诉记者,比如宝华山瓦韦,是在明孝陵附近的一块砖石上发现的,而球腺种足蕨就是在植物园附近的城墙上找到的,因为它只在石灰岩上生长。
“还发现了一种,我们猜它是庐山铁角蕨,还没有最后确定。”孙起梦介绍说,这种蕨类植物标本,全国只有庐山植物园有,正在联系专家前来鉴定,“如果确定是的,这也是此次调查中的一项新记录。”
中华水韭消失了50多年
50多年前曾在玄武湖边大量扎根的中华水韭现在在南京基本销声匿迹。“这次调查,我们将这种国家珍稀濒危保护植物作为重点对象。”刘兴剑告诉记者,《江苏植物志》上曾记载产于南京的中华水韭,不过在众多植物专家多次野外考察中,均未见到该植物。
他表示,中华水韭和植物园的渊源很深。原来中国第一份中华水韭的标本,就是在植物园的水沟里面发现的,“遗憾的是,那个水沟靠近明孝陵,现在已经没有了。”这次调查中,依然没有寻觅到中华水韭的身影,他介绍说,中华水韭是水生蕨类植物,对环境极度敏感,对水质的要求特别高,水源受到污染或者遇到酸雨,它们就会彻底消失,“玄武湖边上的消失就是因为湖水受到污染。”
“还魂草”遇水就“笑”
在实验地里,记者看到一个腐朽的树桩上,几簇枯萎的植物,差不多已经死了。“它是卷柏,只要一沾水就像开花一样,立即怒放开来。”刘兴剑介绍说,卷柏还有一个名字是“九死还魂草”,传说人死了后,把它放进嘴里,人就能复活。果然,几滴“人工雨”滴下去,没多久实验地里“枯萎”的卷柏慢慢舒展开了叶片,“活”了过来。
拥有这样神奇的本领,都是被环境“逼”出来的。在紫金山上,卷柏生长在向阳的山坡或岩石缝中,那里土壤贫瘠,蓄水能力很差,它的生长水源几乎全靠天上落下的雨水,为了能在久旱不雨的情况下生存下来,它被迫练出了这身“本领”。
■链接
紫金山蕨类植物药用价值多
在专家眼中,紫金山上这些不起眼的“小草”都是宝贝。近年来国内外对蕨类药用植物资源的研究越来越重视,如已在卷柏科和里白科中发现了防治癌症的药物资源。研究发现,紫金山几乎所有的蕨类植物都可以作为药用植物资源,且数量多、分布范围广。其中有不少种类在南京的民间已被广泛使用。在对紫金山部分药用蕨类植物总黄酮含量测定后,专家发现,有7种蕨类植物的总黄酮含量达到1%以上,其中,水龙骨科的有柄石韦黄酮含量最高,达到2.060%。而黄酮的抗衰老效果很强大,能够防止细胞被氧化产生皱纹。
本文链接: http://qiwenqushi.hjbaogao.com.cn/lishikaogu/128150.html

相关阅读:

  • 报告
  • 数据
  • 市场
  • 展会
  • 政策